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天云卫
    整个落云城都被那一声巨吼所震惊,一些胆小的人甚至被吓得大小便失禁。www.pinwenba.com

     没过多久,整个落云城便是铁骑轰鸣,一批批肌肉遒劲的战马从城北云家马场奔驰而出,每一匹竟都是柳州有名的汗血马,汗血马乃是柳州特产的妖兽,这种马四肢健壮,尤其耐力极强,就算在整个冰韵大陆的马匹品种里,也算是佼佼者。

     而云家马场便是整个柳州最大的汗血马场,也正是因为如此,云家才能和青州的一家银级势力有着颇为不错的关系。

     而云家也利用这数目众多的汗血马建立起了一个极其强大的马队,凡是在云家马队的武者,每一个最起码有着凝意境修为。

     数千匹汗血马齐身踏步的声音足以震惊天地,整个落云城都为之颤抖。

     在规模盛大的云家外围,这些汗血马雄赳赳气昂昂地挺立着,每一个汗血马身边都立着一位神态庄严的甲士,这些甲士气势磅礴,每一个都不下于凝意境,而这里最起码有着一千甲士,也就是一千名凝意武者听凭云家的调遣,云家的实力可见一斑。

     “父亲,你真的要动天云卫?”在云家大殿正中央的位置,一个中年人满脸冰寒地站在大殿中央,而在他身边,另一个看上去稍微老成一点中年人神色急促地询问道。

     这两人便是云家的上代家主云横和当代家主云之虞,云横的修为已臻魂变,早就可以将容貌一直保留在三四十岁,而云之虞这个儿子,看上去反而比自己的父亲更加年长。

     “怎么,不可以么?你三叔和五叔被人杀害,我还不能为他们报仇吗?难道我调动天云卫,还需向你这个家主大人汇报吗?”云横很明显非常愤怒,就算云之虞的神色再急切,他都依旧一脸怒容。

     “可是天云卫是那位大人需要的,我们现在匆匆动用,会不会惹得那个大人不快?”云之虞也很是焦急,他自然知道父辈之间的感情有多么深厚,事实上他也非常希望能够马踏东盛城,直接杀上南宫家族,管他们和两位叔叔的死有没有关系。

     一听到那位大人之名,云横的脸上很明显地闪过一丝惧意,这说出去绝对会让所有柳州之人大惊失色。

     云家云横,那可是在柳州横行无忌的人物,怎么会对一个人的名字都恐惧呢?

     “那又怎么样?我们云家这么多年为他们培养了多少的天云卫,我只需要一千人,就足以踏平东盛城!”云横很明显是太过愤怒,事实上他知道,莫说是以前天云卫,就算是一万天云卫都很难给南宫家族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千年的传承,虽然南宫家族现在已经不是银级势力,但是他的底蕴绝对不是云家能够轻易撼动的。

     千年前,云家的祖先只是毫不起眼的平民,而南宫家族的势力却已经横跨整个柳州,柳州三万里,处处南宫名!

     要知道,银级势力那可是要有地魂境武者的,南宫家族传承千年,怎么可能只出一个地魂境,所以云家不敢赌,甚至连云家背后的人物都不敢赌。

     就比如说光州龙家,当年的龙家在别人看来也不过只是一个铜级势力,有一个比较一般的银级势力想要和龙家争夺一块地方,为了震慑龙家人,那股势力的地魂一阶老祖级人物亲自出手,结果走进龙家就再也没能走得出来。

     事后,那个银级势力在一夜之间被人灭门,从此之后光州龙家就闻名冰韵大陆,就连青州的银级势力,也不敢轻易到光州闹事。

     所以说,冰韵大陆每一股势力都绝不可能像他表面上那样,或许他所表现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云家正是因为出于这样的顾忌,所以这么多年,一直都隐忍不发,南宫家共掌柳州之地。

     可是现在,云横不想再等待,他必须以一种极其强硬的姿态杀向南宫家,他最爱的两个弟弟竟然横死在莽荒原,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到,这让云横怎么能够甘心?

     “横儿,你过分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如鬼魅的身影从房门内溜了进来,飘飘荡荡,好像只是一缕魂魄而已。

     可是听到这句话,不管是云横还是云之虞都脸色一变,尤其是云之虞,此刻更是跪在地上,身体不断发抖,接着急促地说道:“之虞见过爷爷。”

     至于云横,虽然没有下跪,但是全身散发的冰寒杀意此刻也被他收敛了起来,对方是自己的父亲,就算再怎么样,云横也不敢与其抗衡。

     “父亲,三弟和五弟,他们……”云横脸色充满悲戚,虽然他已经是魂变境武者,在柳州之地已经是极其强大的存在,但是面对两个相伴几十年的弟弟殒命,他还是做不到那么从容,不管他是不是一个成功的枭雄,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确实实打实的。

     那一道影子正是让云家踏足柳州第一世家的家主云通天,同样他也是名扬柳州的人物,他是一段传奇。

     据说云通天是一个马夫的儿子,从小就饱受磨难,幸而当年有一个魂变境武者路过柳州,见云通天根骨精奇,便起了爱才之心。

     随后云通天便被那个魂变境强者带到了青州,三十年后回到柳州的时候,已经成了淬魂境武者。

     那个时候,云通天便在落云城建立了云家,云家刚建立的时候,饱受其他势力的排挤,而云通天以一己之力独战当时的四大家族少家主,还依旧处于不败之地。

     渐渐地,云家实力越来越强大,一直到吞并了四大家族中的最强家族白家之后,彻底奠定了云家在落云城的领袖地位。

     之后百年到现在,云家更替了两代家主,一直到现在,依旧是落云城最强大的势力,这一份成就,足以让一些老牌势力所震骇。

     五十年前云家彻底稳定落云城领袖家族的地位,不久之后云家家主之位便传到了云横手中,而那个一生充满传奇色彩的云老爷子却是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有人说,云通天去尝试踏足更高的境界了,也有人说,云通天因为练功走火入魔而陨落了,众说纷纭,可是就算是云家都很少有人知道云老爷子真正的去向。

     可是云家依旧强大……

     但是今天看,这位充满传奇的云老爷子并没有陨落,而且凭借着今天的这一番表现,云老爷子的实力一定已经又到达新的境界。

     “难不成父亲真的已经踏足地魂境?”云横站在那影子的旁边,感受着那一股连他都感觉到心悸的力量,心中充满了喜悦。

     那影子微微摇曳,最后飘到了大殿的主位上,接着便开口道:“横儿,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对于烈儿和冲儿的死,我也很难过,不过半年之内,我一定能够踏足地魂境,到时候再出手打击南宫家族,就算是青州那位也不会说什么的,在此之前,你还是好好努力,以提升修为要。”

     话音刚落,那影子便消失不见,大殿内只留下了略带兴奋的云横和云之虞两父子。

     “放心吧,老三、老五,二哥一定给你们报仇!”云横心里强烈地说道,接着也消失了身形。

     “看来我们云家真的要彻底崛起于柳州了,哈哈,地魂境,云家终于要有地魂境武者了。”云之虞此刻也是面露喜色,他乃是云家当代家主,自然更看重整个家族的进步,对于他来说,云家能有一个地魂境武者,是他这个当家主的荣耀。

     云家门外,一千名天云卫还在等待……

     “奉家主之命,天云卫立刻返回云家马场,等候调遣!”一道雄浑的声音从大门内传出,震得人耳膜生疼。

     “诺!”惊天彻底的回应,犹如滔天巨浪,滚滚不绝,涌进了云家之中,整个落云城都听到了这一声令人颤抖的声音。

     林兆兴的想法

     不知不觉,尹放在天启山庄已经呆了十几天,这一天,车铃叮当,马鸣嘶吼,原来是林麟打算带着两位林家小姐告辞了。

     林媚毕竟是出自名门,虽然当日南宫无痕的表现让她颇为不快,甚至让她非常失望,但她还是顾全大局,同意了和南宫无痕的婚事。

     而南宫无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也答应了婚事,不过因为要出去历练,所以南宫无痕定了三年的婚期。

     经过两家协商,最终还是敲定了林媚和南宫无痕的婚事,不过婚礼最终定在两年后举行。

     对于这件事,林家家主林兆兴也是点头同意,所以这一次,林麟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

     “段公子,我们要回云城了,不知道段公子是否有空到我们林家坐坐?”林麟收拾好一切之后,便对着尹放温和地笑道。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林麟越发被这个比自己要小很多岁的孩子所震惊,明明还只是凝意境修为,竟然能够面对南宫家族魂变境的上代家主而面不改色,这对于林麟这样的凝意三阶武者来说,都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包括南宫家族的人,都认为是因为尹放出身的缘故,事实上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情。

     尹放知道,其实真正来看的话,尹家的实力在冰韵大陆连铁级势力都算不上。

     不过尹放这些天也越发肯定,这冰韵大陆一定是自己那个师兄的杰作,虽然这个世界的法则比起天元大陆可能还有所欠缺,但比起天元大陆的世俗界,冰韵大陆实在是要强大很多。

     林雅也听到了林麟的邀请,心中窃喜的时候又在担心尹放是否会答应?

     林雅是冰韵大陆唯一一个知道尹放真实身份的人,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难过。

     作为林家的二小姐,她是非常清楚自己的父亲是怎样一个人?虽然这个父亲很疼爱自己的女儿,但林雅知道,在父亲的眼中,能称之为女儿的也只有林媚一个而已。

     至于林雅,她虽然年纪不大,但也很清楚自己未来的命运,如果尹放真的是段家之人,只要尹放愿意,自己的父亲一定会把自己双手奉上,可是尹放没有一点背景,这让林雅在高兴的同时又很头疼。

     事实上,她也不希望尹放时段家的人,那样的话,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可是尹放真的没有任何背景,父亲又怎么会同意的?

     不得不说,女儿心是复杂的,此刻的小林雅就陷入了强烈的矛盾之中,因为这些天的相处,林雅发现自己真的非常非常喜欢这个尹大哥。

     喜欢尹大哥的率真,喜欢尹大哥专注的样子,喜欢尹大哥的一切……

     尹放也注意到了林雅的表情,其实尹放也不傻,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他也是差不多知道林雅的心思,可是尹放心中也有他的想法,毕竟自己不是冰韵大陆的人,和林雅又怎么可能?

     正在犹豫不决之际,尹放突然感觉到空气的波动,接着他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小放,你就跟着林家人吧,到了云城,你绝对会有不同的机遇的。”

     听完这句话,尹放也不由得想要一笑,刚才说话的不正是自己的师兄叶天元么?

     既然连师兄都这么说了,那尹放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至于和林雅的关系,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自己也很喜欢这个像妹妹一样的傻丫头。

     尹放心里有了决断,于是便朝着林麟点了点头,林麟此刻心中也是激动不已,毕竟林家虽然是云城第一世家,但充其量也不过是铁级势力,和来自金级势力的子弟相比,就算是林家家主也差了不少。

     “尹大哥,如果父亲问道关于你的身份,你就死咬着自己是段家人就好了。”就在尹放刚要上车的时候,林雅像是鼓足勇气了一般,在尹放的耳畔轻语了几句,接着便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

     尹放看着那远去的倩影,心里却是暖暖的,林雅的心意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唉!还真是头疼啊,明明是过来提升杀戮意志的,怎么我感觉被师尊和师兄坑了呢?

     想到少女的娟娟情深,尹放就感觉自己的有些头疼,可是现在已经来到了这里,如果天元师兄不发话,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离开冰韵大陆的。

     要知道,冰韵大陆可是有着天魂境武者存在的,连这样的人物都没能从这里走出去,更不用说尹放这个只有凝意境的菜鸟了。

     林家人离开,却是在天启山庄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除了南宫家族老祖南宫闻之外,南宫家族家主南宫楚军,还有南宫楚东、南宫楚云全都来给林家一行人送行,更重要的是给尹放送行。

     南宫家族还派出了一批近百人的队伍亲自将尹放等人护送出东盛城,一行近百人,浩浩荡荡地朝着莽荒原行进。

     而在铁萧山上。南宫闻、南宫波和南宫杰三兄弟却是站立在山崖附近,眺望着整个东盛城,同时也望着尹放等人消失的背影。

     “大哥,你说这位段公子真的是段家之人吗?可是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连名字都不愿透露?”南宫杰看着那化作点点的车队疑惑道。

     “是啊,大哥,你见识最广,可不能被宵小之辈蒙蔽啊。”南宫波也是接过话来说道。

     对于两位弟弟的疑问,南宫闻却并没有多少什么,只是说了一句:“不管怎么样,这个段公子,只能交好,不可为敌。”

     话音刚落,南宫闻便翩翩而去。

     “还有,这一次的事情我暂且记下,下次如果再犯,你们就不要呆在南宫家族了。”南宫闻的身影已经消失,但是那苍凉的声音却是落入南宫杰和南宫波耳中,让两人都是脸色一变。

     ……

     经过了三天的跋涉,尹放等人终于来到了云城。

     云城,乃是崇州的门户,连接着崇州与柳州,地理位置极其重要,而林家,虽然不是什么铜级势力,但却是这云城真正的主人。

     云城的规模比起东盛城看上去还要小一些,城门也低矮了一点,进进出出的人群也少了很多。

     云城的城门下,林家的队伍已经就位,林家家主林兆兴也亲自来到这里。

     他早就听林麟汇报了关于尹放的情况,中州段家,那可是冰韵大陆有数的豪门之一啊。

     能够和中州段家搭上关系,哪怕对方只是中州段家一个地位很普通的成员,那对于林家来说也是相当大的成就了。

     对于中州段家的实力,整个冰韵大陆所有人都是非常清楚的,万年之前,中州段家就已经屹立中州了,当年的中州段家可以算是整个冰韵大陆最为古老且恐怖的势力了,地魂境武者无数,天魂境高手也绝不在少数,整个中州段家更是赫然占据了中州四分之一的领土。

     四分之一的中州之地是什么概念,林兆兴不清楚,他只知道就算是整个崇州加起来也绝对没有四分之一的中州那么大。

     这么一个恐怖的势力,平时相见多摸不着门的强大势力,这一次竟然主动来到了云城,这对于林家来说,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尤其是林兆兴还得知,自己的小女儿和这位神秘的段公子关系颇近,这让林兆兴的心思也活络开了。

     其实林家的地位是很尴尬的,虽然林兆兴的父亲林家老祖乃是淬魂巅峰强者,但是年纪毕竟大了,寿元也快到了极限,至于林家内部,淬魂巅峰的武者虽然还有几个,但是大多数是刚刚突破,想要进阶魂变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可是随着柳州与崇州的交流越来越多,云城的地理位置变得越来越重要,其他人林兆兴不知道,但是崇州第一家族的君家就一直对于云城的控制权虎视眈眈。

     对于这一切,林家的人一直充满了担心,但是他们还是只能这样咬着牙坚持下去,

     云城是林家的根,一个家族绝对不能少了一个根,否则就算这个家族实力再强,都会根基不稳。

     不过现在好了,这位神秘的段公子如果愿意出手,或者说只是帮林家说一句话,别说是君家,就算是银级势力,也绝对不敢再对林家出手。

     甚至说,如果自己这个小女儿得到这位段公子的宠爱,成为段公子的侍妾的话,那么林家的地位绝对不比一些银级势力低。

     至于成为段公子的妻子,林兆兴却是不敢这么想的,段家的地位实在是太贵不可言了,和段家公子相比,林家的二小姐不过是一只乌鸦而已,是乌鸦就永远只能做着飞上枝头的美梦。

     马车刚一停下,尹放就感觉到一股气息朝着自己涌来,不过这气息没有一点点恶意,所以尹放并没有什么动作。

     果然,随着车帘拉开,尹放看到一个笑得比菊花还灿烂的中年人的脸,愣是尹放已经掌握了冷漠意志,都觉得自己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人情。

     “段公子,欢迎来到云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