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追杀与反杀
    吭哧!

     静谧的月夜中,一道沉闷的声音从灌木丛内传来,接着一颗硕大的头颅便滚落下来,猩红的血液在月光中显得格外瘆人,让人一眼看上去就不寒而栗,而那头颅上的眼睛还睁的大大的,他似乎还在疑惑,为什么出来方便一下就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呼!”

     伴随着那身躯的倒下,一个眉清目秀的脸庞从灌木丛深处显露出来,这少年身材瘦削,两臂微微地颤抖手上的尖刀还在滴血,冷漠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稚嫩的脸庞被月光照得清清楚楚,清澈的眼睛此刻闪烁着无情的淡漠,虽然其中还似乎有一丝的恐惧。俯下身子仔细检查了一番后,少年便深呼一口气,果断地离开了那片灌木。

     吱呀吱呀!

     就在青年离开不久,几个身着军服的汉子也走了过来,沉重的脚步踏在灌木丛旁边枯叶上,一道道冷然的刀光在月下熠熠生辉。

     “三哥,你说这老五方便一下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汉子们一边朝着灌木丛的位置前进,一边在小声地低语着,神色也是极为的严肃。

     “嗯,或许吧。”被称为三哥的中年大汉此刻也是眉头紧锁,粗糙的大手也是死死地摁住刀柄,随时准备着出手。

     “他奶奶的,没想到这个小王爷这么难抓,出动几百个人漫山遍野地还是找不到他,真不愧是盖世王的种儿。”一旁的大汉似乎格外地愤怒,不停地骂骂咧咧,那叫骂声在黑夜之中也是传得很远很远。

     “啊!三哥,不好了!”就在两人还在抱怨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局促的叫嚷,接着这两名名大汉便身如鸿雁般向那声音来源处飞掠过去。

     “嘶!”

     几个人刚刚到达灌木丛中,一见到眼前的景象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眼前的一颗头颅是他们无比熟悉的,就在一刻钟之前,他们还在把酒畅饮,可是此刻却已经天人永隔,那充满惊惧的双眼让在场的汉子都感觉到脊背发凉。

     “这是怎么回事?老五虽然比不上我们,但也有塑心三阶的实力了,怎么会被如此轻易地就斩杀了?”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伤口,确定了老五的伤势之后,那名三哥的表情更加凝重,因为他发现老五竟然是在一点反抗机会都没有的情况下就被人一剑封喉,这等修为就算是他也是自叹不如的。

     看着死去的老五和面色凝重的老三,一个大汉略显局促地说道:“三哥,会不会是那个小兔崽子干的?”

     “不可能!”

     “不可能!”

     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余下的几人几乎是同时大声地反驳道,接着他们又不约而同地低下头来,神色惊疑不定。

     “罢了,我们还是先去找刘将军汇报这件事情吧,”良久之后,那三哥终于站了起来沉沉的说道,接着一眼瞥向刚才说话的那个大汉又是补充道:“老四,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杀了老五,但是你也要知道那个小兔崽子才15岁,就算是在皇室之中,也只有三皇子达到了这样的地步,可是三皇子现在也不过是塑心境一阶!”

     “是!”老四没有怀疑,低下头喃喃的说着,其实他自己也知道15岁就成为塑心境强者是多么艰难的事情,整个战武帝国也只有三皇子紫通明在15岁的时候达到了这样的境界,而那个小子虽然天分也不差,但是现在也最多是淬体巅峰而已。

     言罢之后,几个大汉就迅速抱着老五的尸体离开了,就在几人刚刚离开之后,不远处突然蹿出一道黑影,黑影无声地站立了一会儿后便朝着相反的方向远遁而去。

     ……

     劈里啪啦。

     山谷中一堆篝火在燃烧着,一个身披铠甲的中年人静静地站在篝火边,双眼微微地闭上,就象是一座沉睡着的雕像,周身荡漾着一股强横的气势,四周的士兵也是肃穆地站立在一边,望着篝火旁的这个中年,眼里露出浓浓的敬畏。

     “来了。”突然间,中年人睁开了眼睛,深邃的目光望向了北边的树林,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话音刚落,几个汉子从林子中猛地窜了出来,就象是黑夜中出来觅食的豹子一般敏捷地朝着中年人身前奔了过去。

     看着那几个逐渐靠近的汉子,中年人脸上原本淡淡的笑意却是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微皱的眉头。

     “刘大人,老五死了。”来人正是刚才在丛林中的老三一行人,而他们面前的这个人正是战武帝国赫赫有名的护法将军刘占通。

     听着老三的汇报,刘占通的脸色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只是淡淡地吐了一句:“谁干的?”

     这一句话让几个大汉仿佛突然掉到了冰窖中,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蝉,甚至连那个老三都不由得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刘将军,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不知道对方是谁。”就在几人还在低头不语之际,两道雄浑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声音似乎很遥远,但是却转瞬即至,刘占通眯着眼望去,两个身穿长袍的中年人踏空而来。

     “大哥?二哥?”听到这两个中年人的声音,老三如蒙大赦,一脸欣喜地抬起头来。

     “没想到流云七虎中的老大和老二竟然已经是凝意境强者。”看着波澜不惊、缓缓走来的两人,刘占通也是微微颔首,脸色也是多了一丝恭敬,凝意境强者放在整个战武帝国都已经是足以雄霸一方的强者,自己虽然也是实力不俗,但不过只是塑心九阶而已,在凝意境强者面前还是算不上什么。

     而这流云七虎也是战武帝国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早年在战武帝国北部的流云城闯出了一番名声之后便被天南王收为心腹,这一次也是受天南王派遣前来助阵的,而达到凝意境的正是流云七虎中的大虎陈冲和二虎袁步,而刚才带头的三哥正是三虎张松元。

     “嗯?看这个伤口和出手的方式,对方的实力最起码已经是塑心四阶,只有在这等修为的强者才能做到一击即中,让老五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袁步又一次仔细地查看了老五的尸体,语气淡淡地说道,虽然塑心四阶也算是不弱的存在了,但在他这等凝意境强者眼中也算不上什么了,而且他从伤口处也没有感觉到凝意级高手的气势。

     听到袁步的话,刘占通表面上沉默不语,心里却是起伏不定:“没想到尹家这个小子竟然真的这么妖孽,怪不得圣上如此不遗余力地追杀这个小子。”

     “看来我们都低估尹家的人了,这倒也是,盖世王可是战武帝国第一强者,他的嫡子又怎么会差到哪里去?”陈冲也捕捉到了刘占通脸色的变化,不过他心里也是极为震惊,因为他也知道这一次追击的对象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而已,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十五岁的孩子竟然是一个塑心境强者,虽然在战武帝国内算不上顶尖强者,但是在这样的年纪达到如此境界,难怪皇室会这么想要杀掉他,此子一旦逃出生天,将来战武帝国可能就会多了一个大敌,想到这里,陈冲也是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在这么多军队出动之后,天南王还要亲自请他和自己的二弟出手。

     “那刘将军你看,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虽然从实力上来说,刘占通的修为赶不及陈冲和袁步,但是他的身份却是在场最高的,禁卫军护法将军,那可是代表着皇家,就算陈冲是凝意境强者,对皇家也不敢轻易冒犯。

     “呼,”刘占通长呼一口气,“现在让所有塑心境强者各领着一支军队在树林中追查尹放的踪迹,陈兄和袁兄,你们两个实力最强,就由你们负责在空中侦察,现在也快黎明了,黎明之后我们立刻出发。”

     “好!”刘占通的命令一下,陈冲和袁步迅速飞身而出,在漆黑如幕的天空中划开两道微光。

     ……

     丛林的深处,那名斩杀了老五的少年此刻一动不动地趴在草丛中,身上布满了绿色的杂草,整个人和草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少年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远处,同时他不断地调整着呼吸,冥冥中他的气息和空气的流动逐渐融合,整个人的气息竟然就这样消失了。

     这少年叫尹放,就在十天前他还是战武帝国盖世王唯一的儿子,身份高贵无比,可是十天之后,他就成了丧家之犬,父亲入宫觐见一去不回,盖世王府也被禁军包围起来,盖世王府所有的家将和奴仆不管男女,尽数都被禁军的杀了,就连尹放的母亲,战武帝国的长公主都没有能力挽回这一切,最终只能落得自杀身亡的下场,堂堂皇室的公主都只能这样,紫氏皇族此次的决心可见一斑,而尹放也是在那一天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活。

     十天内,他竟然从京都一直逃到了边境,而经过十天的长途跋涉,他终于看到了生的希望。只要他一出了这片森林,就可以到战武帝国边关最后的一座城—罗风城,过了罗风城之后,从此就天高任鸟飞了,但是现在的尹放心中却是格外紧张,因为他知道战武帝国的皇室绝对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