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云烈的雷劫
    “老五!”就在云冲倒地的那一刻,云烈仿佛癫狂了一般,此刻的他心胆俱裂,满头的白发随风飘舞,他仰起头,愤恨滔天地嘶吼着云冲的名字。www.pinwenba.com

     此刻倒在地上的人不是别人啊,正是他的亲五弟啊,这个是他从穿开裆裤时就分别的五弟啊。

     在云烈小时候,云家的少爷只有四个,云狂、云横、云烈和云冰,后来云大少爷云狂早早就去世了,只有云二少爷云横、云三少爷云烈和云四少爷云冰一起修炼,一起生活,但是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还有一个最小的五弟还在外漂泊,在为了云家奋斗。

     云四少爷云冰在二十岁时被仇人袭杀,当时的云家内忧外患一大堆,家主云通天闭关修炼,云二少爷云横独挑大梁,震慑着落云城的宵小之辈和阻挡柳州其他势力的虎视眈眈。

     在云家这么危急的时候,云冲带着他的师尊回来,挽救云家于水深火热之中,云烈还记得,那天正好是腊月十九,整个落云城满是大雪覆盖,云冲回来的时候甚至连一口热水都没来得及喝。

     后来,云通天成功出关,云家的危急解除了,这个忙碌了几天几夜的五弟又马不停蹄地离开了落云城。

     云烈还记得,当时是他送五弟出城,临走之际,云冲是这么说的:“三哥,如今我们云家刚刚稳定了落云城第一世家之外,正是百废待兴之际,可惜我不能留下和你们一起努力,但是我在外面,绝对不会丢了云家的脸。”

     往事回首,云冲当日的话依旧还在云烈的耳畔回响。

     “老五,你一直很好,你从来没让云家丢脸过。”云烈缓缓地走到云冲的尸体旁边,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一般将云冲抱在怀里喃喃的说道。

     云冲的尸体还有着温热,他双目紧闭,安详地睡着,他真的累了,云家从成为铜级势力到现在近百年的时间里,他作为云家五少爷实在是做得太多了,今天,他再也没有力气了,他要沉眠于此了,从今之后,江湖纷争,快意恩仇,和他云冲再无一点关系。

     云烈抱着云冲,用他全身的真元温暖着云冲的尸体,他艰难地说道:“五弟,小时候你就最怕冷了,现在三哥给你暖和暖和,不要怕,慢慢走,不着急,三哥马上就去找你。”

     话语说到最后,云烈早已哽咽,他实在是没想到,这一次对方竟然出动了这么强大的阵容。

     魂变五阶,白无疆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魂变五阶,比起他的二哥还要强大许多的魂变五阶,就算整个云家,也只有他的父亲云通天能够战胜的魂变五阶强者。

     云烈心里不再有任何侥幸,他知道这一次他是必死无疑,可是他不害怕,因为他的弟弟,他最疼爱的五弟就陪在他身边,而且现在,他的小弟正在给他探路。

     “幽冥之路,有兄弟一起走,我不会孤单了。”云烈眼眸中满是血红,眼中的血丝就像是一条条粗壮的蚯蚓般。

     渐渐地,云烈全身上下竟然弥漫起冲天的火光,附近十里之地,寸草不生,而云冲的尸体也在片刻之间,除了头颅其他均化为灰烬。

     云烈虎目赤红地看着在自己怀中化为灰烬的云冲,嘴里不停说着:“五弟,今日哥哥我送你最后一程,下辈子,我们还是兄弟。”

     话语无比地轻柔,仿佛是害怕打扰到云冲一般,云冲的身体已经被燃烧成焦炭,可是他的头颅却是和活着的时候一样,甚至因为那炽热的温度,脸色变得更加红润。

     要不是脖子以下已经成为灰烬,现在的云冲看起来就像是熟睡中一般,安详平静。

     看到这么一幕,白无疆的脸色也是微微变化,鼻息起伏不定,嘴里不断说着:“怎么可能?凭他的修为怎么能将火之意志运用地如此纯熟精细?”

     云烈还在不停地小声说话,可是所有人都清楚地看出了他的变化,现在的云烈和刚才一比,绝对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人还是那个人,但是云烈的气势却已经好像是变了一个人。

     如果说刚才的云烈还只是一个火炉,浑身上下带着一股炽热,那么现在的云烈就像是一座火山,看上去风景如画,平平淡淡,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火山一怒,便是汹涌的岩浆倾泻而出。

     轰!

     天地震惊,整个天上忽然乌云滚滚,天地忽然变得一片朦胧,所有人此刻都感觉到天地之间变得极为压抑,无数的雷云汇聚起来,道道犹如巨蟒一般的闪电在天空横行,雷鸣声轰隆,响彻云霄。

     轰隆隆!

     又是一道巨大的雷电轰炸在地上,方圆千里,甚至包括东盛城此刻都感觉到一阵剧烈的颤抖。

     尹放此刻正盘坐在月光如水的地面上,承接着来自月光的洗礼,宁静的月光清冷无比,无形之中又将尹放的冷漠意志提升了几分。

     就在此时,尹放清晰地感知到他盘坐的地面在不断颤抖,仿佛有可怕之物正要从地底下窜出来一般。

     “怎么回事?难道是要地震了吗?”尹放不解,深邃淡漠的眼睛里满是疑惑。

     而此刻,在整个铁萧山都在颤抖着的时候,一道灰影突然腾空而起,方向赫然便是莽荒原,更准确地说,就是云家遭到埋伏的地方。

     “父亲怎么亲自出手了?”看着那远去的灰影,南宫楚军低着头疑惑地说道。

     此刻,在南宫家一处不起眼的院落里,一个满头白发,身着着南宫家仆人服装的老人正颤颤巍巍地拿着扫帚扫地,忽然他也感觉到天地之间的变化,他所居住的破院落此刻已经因为天地巨变而变成了残垣断壁。

     只是这个老人依旧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他依旧在扫着地,四周粉尘激荡,不过在老人耐心地打扫下,那些粉尘也是很快被清理干净。

     良久之后,老人终于将整个院落打扫干净,他随意地找了一个石块就这么坐下,手里拿出一个烟袋,吧嗒吧嗒地抽着,看着天上乌云滚滚,却是露出了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这一方面,云烈依旧怀抱着云冲的尸首,可是此刻,就算是白无疆都离他远远地,混浊的眼神里却是杀机四布,可是他的目光转向天上时,他那杀机密布的眼睛又是透着一股胆怯。

     “该死,他居然这个时候要突破到魂变之境了。”白无疆佝偻着身子低骂一声,虽然他已经是魂变五阶,就算是云烈进阶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他却是万万不能出手的。

     武者修为达到魂变境,因为灵魂的升华,会引起天地之间发生滔天变化,这个时候,进阶魂变境的武者会因为天资不同,而要去承受强度不同的雷劫。

     雷劫自天所出,凡是这方天地的人们,不管是谁,只要修为达到了魂变境,就必须承受雷劫的惩罚。

     可最重要的是,雷劫发生的时候,除了要渡劫的人,其他任何人,不管是抱着什么目的接近渡劫人,都会被雷劫视作仇敌,雷劫会根据他的修为,而将雷劫的强度提升到五倍于接近渡劫人的程度。

     就算妖孽如白无疆这样的人物,也不敢说能够在强于自己五倍的雷劫下活命,所以现在,就算白无疆再想要出手,他都必须忍住这种冲动。

     因为过度的悲愤,云烈竟然在冥冥之中找到了突破的契机,被困了接近五十年的瓶颈在今天就将被冲开,这让云烈在悲痛万分的同时又是怀着一丝希望。

     五弟,你看到了吗?我要踏足魂变境了,只要踏足魂变境,我就可以拼着自己的性命不要,运用自爆的手段,重伤乃是击杀白无疆这个畜生,为你报仇、为云家拔除这根眼中钉!

     云烈一下子仿佛重获新生,那原本已经干涸的眼睛又重新焕发生机,满是狠戾。

     他轻轻把云冲的头颅放在地上,缓缓站起身来,随意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将自己的长袍打理了一下,微微抬起了头,他虽然已经九十多岁了,但因为修为浑厚,看上去还像是四十岁左右,如刀刻的面容俊朗不凡。

     云烈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云家家主云通天就已经是魂变境武者,所以他很清楚,刚才的天地变化是因为自己的修为已经到达了魂变境。

     只要自己能够熬过雷劫,那么从今之后的云烈就会获得新生,他不仅能获得更长的寿命,同时还将获得更强大的肉身和灵魂。

     看到云烈如此好整以暇地应对雷劫,就算是作为敌人的白无疆,此刻都不由得为他的镇定从容所折服。

     想起昔年,他渡雷劫的时候的慌乱和紧张,比起今日的云烈而言,确实有很大的差距。

     白无疆看着云烈,却不由得出神。

     “云家真的是妖孽辈出,一个云烈就已经如此可怕,更不用说实力和天赋犹在他之上的云横了,看来,想要报白家被灭之仇,我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啊。”白无疆感叹道。

     这些年,他一直在考虑云家为什么能够战胜白家,而今天,他终于知道了。

     面对生死,云家之人所表现的豁达和洒脱,面对修为进阶,云家之人所表现出的镇定和从容,这一切都是当年的白家子弟所无法相比的。

     轰嚓!

     就在云烈刚做好准备时,一条金光闪烁的雷龙也朝着云烈冲了过去,巨大的龙口将云烈整个人都吞没,发出了巨大的轰响之声,这一声,足以震惊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