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拜帝君为师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尹放沉顿了许久,他知道能够成为帝君的弟子,将来的武道之路绝对会走更少的弯路,帝君强者,虽然尹放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帝君之名,尹放知道绝不寻常。不过他好奇的是,作为修真界的最强势力,元墓近万年来可谓是出现了无数的强者,其中不乏天赋卓绝之辈,有不少甚至都已经是修真界的巅峰存在,为什么这位东阳帝君回去看中他这个只有塑心八阶的小菜鸟呢?

     看着尹放疑惑的目光,柳东阳也不禁苦笑一声,随即他的思绪也回到了那段曾经的岁月,嘴角的苦涩让尹放看着都是心头一颤,此刻在尹放眼里,柳东阳并不再是一个绝世强者,而只是一个一生艰辛的老人家而已。

     终于,柳东阳缓缓开口说道:“这还要和数万年前的一件事情有关。”柳东阳语气极为低沉,四周犹如奏响了哀歌,整个断魂之地也满是悲戚与哀愁,而和尹放同在断魂之地的元墓之人,无论修为,此刻都是嚎啕大哭,完全没有地魂乃至天魂强者的威严,他们的哀哭没有任何来由,就算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而哭,只是这一刻,他们这些修为强横的武者都感觉生命是这么的悲戚,自然而然地便痛哭起来,甚至两个刚才还在争斗的元墓武修此刻已经抱头痛哭,互相拍着对方的后背,仿佛是想让对方将全部的悲戚发泄出来。

     不仅仅是断魂之地,整个元墓原本一派的喜悦此刻也是被一层阴霾笼罩,除了修为最强的莫正元之外,就算是八大长老那样的人物,此刻都是满脸悲伤之色,尤其是救护长老诸葛烟雨,那梨花带雨的样子此刻更是格外惹人怜惜,犹如风中无助的少女一般,倾国倾城,柔若无骨,正所谓为伊消得人憔悴。

     而在柳东阳面前的尹放此刻也是被这一层悲伤渲染,此刻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段岁月,父母双亡,偌大的尹家王府变成了一片残垣断壁,那个时候的尹放就是这样的悲戚,一种被背叛的感觉也是油然而生。

     但是尹放知道,此刻却不是他悲伤的时候,于是他把目光转向了那个可怜的老人,老人此刻或许是因为情绪太激动了,那一道灵魂投影也像是风中的蜡烛一般,摇曳不定。

     “数万年之前,我的八大弟子都成就斐然,七大弟子开山立宗,成了人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而我最小的弟子,也是我最得意的弟子天元更是被誉为三界最妖孽的天才。”柳东阳仿佛又回到了那一段辉煌的岁月,三界大比,他的弟子成就天魂巅峰,一举击败天殿和冥界的强者,甚至获得天殿之主的邀请,虽然之后因为拒绝天殿而被追杀,但却在当时成就了无上的声名,人间天元,三界流芳。

     “天元的天资得到了天殿的认可,可他却拒绝了天殿的邀请,甚至为了不让我对上天殿这样恐怖的存在,他也从没提过我的名号,所以当时三界的强者甚至连我其他的七大弟子都认为天元是来自异界的天才,而我迫于天殿五大帝君和冥界三大帝君的威势,也不好公开保护天元,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一群群的强者追杀。”

     “最后,天元之名彻底在三界消失,所有人都觉得天元已经死在了逃亡的路上,而我也是心灰意冷,从此选择避世不出。”说到这里,柳东阳的脸上也满是愧疚,想他东阳帝君,纵横人界数千年,最后竟然连自己最钟爱的弟子都保不住,这等难过与愧疚即使到了现在,都依旧萦绕在这个可怜的师尊心头。

     “或许是报应轮回吧,在我避世不出的那段岁月里我竟然收下了一个至尊灵体的少年,虽然至尊灵体比起天地灵体还要稍逊一筹,但也是上古三千体质中的佼佼者了,当时的我为了培养他成为至尊,好为天元报仇,我可谓是耗尽了心力。”说到这里,尹放也是隐隐地知道了什么,因为此刻,柳东阳那原本愧疚的脸庞顿时惨然一笑,脸上肌肉也是一阵轻微的痉挛。

     “可是……哈哈,我的好弟子……哈哈,我用尽全力培养的弟子竟然是……天殿的下代殿主……”这时的东阳帝君突然凄怆的大笑道:“我竭尽全力的培养他,可是在他即将踏入至尊的时候,他竟然把我差点打得神魂俱灭!哈哈,这简直是天大的讽刺啊!”柳东阳就这样立在风中,满头的白发随风飘荡,即使这件事已经过了千万年,但是依旧是柳东阳心中难以抹平的伤。

     尽心培养的弟子竟然是一个白眼狼,甚至是人家一直预谋好的棋子,为了让自己跳下去的一颗棋子而已,多少次午夜梦回,柳东阳都感觉到神魂的痛楚,千万年没有肉身的他,早已经忘记了肉身尽毁时他到底有多么的痛,但是神魂的痛楚却比肉身尽毁的痛还要可怕千万倍,而这样的痛,柳东阳已经承受了万年之久。

     “要不是在最后,天元出现击伤了那个孽障,我可能连这一点残魂都无法保住了。”说到这里,柳东阳的心绪依旧激动,但是表情已经渐渐趋于平静。

     “可是因为后来天元出现了一些特殊的原因,他只是匆匆留下了元墓便在大陆消失了,而我的这一缕残魂也被天元安置在这里,千万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寻找一个能够晋升至尊之境的人,只有以至尊的法则之力加上我原本属于帝君的神念才能使我重塑肉身,否则,离开这里,我就只是一缕魂魄而已。”柳东阳苦笑这说道。

     而此刻尹放也是终于了解到事情的原因,没有至尊的法则之力,柳东阳这一生就只能暂居在断魂之地之中,而大陆自从天元至尊之后,便再无至尊出现,现在,身具天地灵体的尹放自然成为柳东阳最大的希望。

     听了柳东阳的经历,其实尹放心里也对这个老者充满了同情,原本是三界十大帝君强者,尹放能够想象当时的柳东阳有着怎样的权势与地位,但是因为一个狼心狗肺的徒弟,他已经在这个幽暗的环境中生存了千万年,尹放能够体会他的苦。

     “前辈,我愿意奉你为师,将来我若侥幸踏足至尊之位,一定归来为你重塑金身!”这一刻,尹放再无半点犹豫,他愿意为这个可怜的老人一点慰藉,千万年了,他无法想象这位可怜的帝君有着怎样的执念才能坚持到现在,神念之力,如果没有执念维系,就算是在断魂之地这样的安养神魂极佳之地,也定然坚持不到百年,而柳东阳却在这里坚持了近万年!

     “好,好,哈哈,好!”柳东阳连叫了三声好,声音中毫不隐藏着对这个消息的激动,千万年了,他终于再一次看见重塑金身的希望了,虽然现在这个希望还太过弱小,但是作为天元至尊曾经的师尊,柳东阳是非常了解天地灵体的恐怖之处的。

     天地灵体,可以随时借助天地法则之力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三千上古灵体之中,天地灵体无疑是最耀眼的一枚星辰,在天殿和冥界这样的势力之中,只要一个天灵体或者地灵体便足以成为这两方恐怖势力的传承者,而天地灵体,从大陆有史以来更是只有天元至尊一人才拥有,就算是当年在人界感悟大道,一朝顿悟成就至尊之位的天殿创始至尊也不过只有九成的天地灵体而已,虽然比起一般的天灵体要强大不少,但是和纯粹的天地灵体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可饶是如此,这位天殿创始者都成了太古至强者,并且开创了天殿这等恐怖的势力,在天元至尊成就至尊之位之前,整个天元大陆也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而现在,柳东阳虽然只剩下了一丝残魂,但是作为上古十大帝君之一,他的眼力还是非同寻常的,凭尹放刚才所牵动的九天星辰之力来看,尹放不仅仅是天地灵体,而且还是最精纯的天地灵体。

     柳东阳甚至可以看到,在尹放身体内,每一滴流淌的血液、每一块坚实的骨骼、每一条震动的脉搏都蕴含了最精纯的天地之力,他整个身体就像是最完美的天地法则容器,在他身上的每一处,都有着最和谐的天地大道的循环,朝气蓬勃,生生不息。

     “好徒儿,为师今生还能遇到你这样的弟子,是为师的荣幸。”柳东阳有些口不择言,那原本犹如烛火摇曳般的灵魂投影此刻也是越发凝实,他兴奋地说道:“现在,你敲一下距离你身边五尺的地面。”

     咚!咚!咚!

     随着尹放的敲击,原本坚实的地面也开始缓缓颤动,很快整个断魂之地都发生了剧烈的颤抖,就连尹放也差点站立不住。

     咻!咻!咻!

     几道明亮如日光的光芒一闪而过,竟是除了尹放之外,其他还在断魂之地的修炼者,而此刻,他们全部都地被断魂之地传送了出去,不管修为如何,他们都毫无例外地昏迷了过去。

     砰!砰!砰!

     一道道身体摔在地上的声音吸引了包括八大长老和莫正元在内的元墓所有高层,此刻他们都眉头紧皱着看着从断魂之地一个个飞出来的身影,呼吸也略微有些急促起来。

     这些人中竟然没有尹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