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神秘的强者
    噗叭!

     断魂枪刺进去的那一刻,突然发出了就像是气泡爆裂的声音,接着尹放就看见断魂枪的枪尖刺进了公孙云的左臂,而他的左臂却是横摆在心脏前方,尹放见此也不由得赞叹公孙云的果敢,但是很快肩膀上的刺痛感让尹放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那一股刀气中竟然蕴含着浓烈的腐蚀性,原本淡淡的创口现在已经深入骨髓,低头看去,尹放甚至见到肩膀上那森然的骨头。

     “嘿嘿,我们公孙家族的腐朽刀意不错吧。”看着尹放惨白的面庞,公孙云竟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的重伤,一脸阴翳地邪笑着,那笑声甚至让尹放感觉不寒而栗。

     过了一会儿之后,尹放只觉得头越来越重,他知道这是腐朽刀意所带来的后遗症,因为腐朽刀意不断侵蚀着他受伤的创口,尹放现在甚至连保持站立都很难做到。

     终于,昏昏沉沉的尹放再一次听到了公孙云的声音“好了,他已经败了。黑龙,你帮我把他料理了吧。我感觉自己这一股久违的突破感觉又一次要到来了,哈哈。”

     此话一出,尹放猛地咬了一下舌尖,那强烈的痛楚瞬间就将他从昏昏沉沉中恢复过来,虽然他知道面对黑龙,他能活下去的几率比起和公孙云对战更低,但是身为尹家的人,宁可战斗到死,也绝不被动得接受死亡的到来。

     呼呼!

     尹放咬着牙,挥舞起断魂枪,而黑龙此刻也是一脸阴冷地看着尹放,就像是看待一个死人一样,虽然在这场战斗中,塑心五阶的尹放能够表现出这样的战斗力已经让黑龙这样的高手格外惊讶,但是作为一个凝意境强者,就算对方是在塑心境内无敌的高手,也绝对不会让他太重视,毕竟塑心和凝意之间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大了。

     “嗯?不好。”就在黑龙即将动手的时候,一直站在暗处的那道身影突然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做些什么,但是下一息他却脸色一变,朦胧的感觉也像是镜花水月一般破灭,那道身影竟然这样凭空消失了,空气中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声音“怎么回事?那个家伙竟然来了,呵呵,看样子他的实力也丝毫不差嘛,很期待我们再一次见面,他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我承认你真的很强,如果给你时间,我相信最多十年,你可能就会超越我,但是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时间的。”黑龙的声音依旧沙哑无比,让人有一种在荒漠中的感觉。

     尹放淡漠地看着黑龙,执拗地说道:“不管怎么样,只要我一日不死,就一定要杀了你为方叔报仇!”

     “哈哈,那你就来吧,自不量力的小子。”尹放的话让黑龙怒极反笑,他没想到尹放即使到现在这样的境地居然还想着报仇的事情,虽然他很不相信尹放这一次还能逃掉,但是下意识地他加快了动作。

     “难道这一次真的跑不掉了吗?”尹放看着一道急速奔向自己的残影,感知着周围涌动着让他呼吸困难的杀机,心里不觉得有些悲凉,没想到自己逃窜了这么多天,还是没能摆脱死亡的命运?他不害怕,只是想到复仇大业尚未完成,父亲的遗志他也没能继承下去,尹放感觉很不甘心,迷茫中他似乎又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父亲,那个无比高大的身影。

     “父亲对不起,小放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对不起……”

     “住手!”就在尹放感觉全身的真元都无法动用之际,一道冰冷到极致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一听见这个声音,尹放直觉得一直以来束缚着自己的冰块好像突然化掉了一样,全身的真元竟然运行无阻,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四周,他惊讶地发现不管是黑龙还是黑虎和公孙云,此刻竟然都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好像是被完全定格了一样,而他们眼珠却是不断地转来转去,神色显得格外惊恐。

     抬眼望去,他突然看见远处似乎快速飘过一道白色的影子,那道白色的残影看上去好像很慢,但是尹放竟然发现不知不觉那远处的白影竟然已经离他近在咫尺,一个儒雅的白衣中年此刻翩然而至,手中纸扇轻摇,面目极为儒雅,神情也是潇洒飘逸,那一种气质,竟让尹放感觉恍若仙人一般。

     白衣中年终于停在了尹放的面前,一双英气勃发的眼睛此刻却是不断打量着尹放的身体,一边喃喃的说着:“果然是双生双心果所孕育出的无上体质,看来应该就是他的儿子没错了,可是他的气息为什么没有了呢?”尹放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白衣中年,心中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似乎他和这个中年早就熟识。

     “咳咳,”中年似乎也感觉到了尹放的目光,微微地咳嗽了一声,尹放顿时清醒过来,正要说些什么,“哎哎,你受了伤,就不要乱动了。”中年人语气温和地说道,接着便伸出白玉一般的手指轻轻搭在尹放的伤口处。

     “嗯。”尹放顿时感觉一阵舒爽的感觉从肩上传来,他感觉到一股清凉的力量正缓缓地进入伤口处,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自己的伤口,那一种感觉让尹放都不由得怀疑是不是遇到仙人了?

     白衣中年的手似乎蕴含着无穷神秘的力量,仅仅是抚摸了尹放的伤口一会儿,尹放就眼睁睁地看着那原本已经被腐朽刀气腐蚀变得乌黑的肩膀又恢复了肉色,就连腐蚀的伤口也渐渐愈合起来,这一切都似乎是在片刻之间完成的,这一点更是让尹放有些目瞪口呆。作为盖世王之子,尹放从小就受到尹天阳最精心的教导,眼界和见识绝对不比一些老江湖差,所以他当然知道自己刚才所受的伤有多么严重,腐朽刀气,那可是灭绝生机的气息,再加上公孙云那无限接近于凝意境的修为,尹放很清楚自己的伤就算不死,也起码修为不保,可是这么严重的伤患竟然被眼前这个白衣中年信手拈来地治好了?单凭这一手,尹放就知道这个白衣中年的修为肯定已经是当世巅峰,甚至就连自己的父亲,战武帝国的第一高手尹天阳可能也无法和此人相比,想到这一点,尹放就更加好奇对方的身份。

     相比于尹放的惊讶,公孙云和黑龙三人此刻的心情则足以用惊恐来形容了,尤其是公孙云,他自己是非常清楚自家的腐朽刀意有多么恐怖,他可以这么说,就算是凝意境巅峰强者如果被腐朽刀意沾染,那最终也只能拼尽修为保住一条性命而已,可是他面前这个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年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将腐朽刀意清除,那此人的修为又该恐怖到什么地步?想到这里,公孙云也是知道对方的来历了,但是知道来历之后的他,此刻的心情更是苦涩无比。

     作为战武帝国的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朝中重臣,公孙云自然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隐秘,所以公孙云才能够推测出对方的背景,但是他也知道如果对方真的是来自那个地方,那么今天这件事就断然不能善了,甚至整个天下的格局都会被改变,这绝不是他杞人忧天,实在是他太清楚那个地方的强大了,在那个地方,就算是凝意巅峰强者也不过只是能勉强保住性命的蝼蚁而已,在那个地方的人看来,所谓的战武帝国可能不过是一个比较大的蚂蚁窝而已,所以如果这个白衣中年真的来自于那个地方,那么公孙云已经能够预见到战武帝国被覆灭的未来了,想到这里,公孙云不禁苦笑一声,他已经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不是还能保住性命了。

     “多谢前辈,请问你……您是?”感觉到伤口处已经完全康复,尹放立刻抱拳感激道。

     听到尹放的话,白衣中年只是随意地笑了笑,接着他的目光变得格外深邃,似乎是陷入了无限的回忆之中,良久良久,他都没有说一句话,就在尹放疑惑不解之际,那温和的声音缓缓传来,“你是尹天阳的儿子吧,能告诉我,你父亲去了哪里吗?”只一句话,尹放就全身一震,接着两行清泪便是落了下来。

     “父亲……父亲,他……他死了……”

     轰!

     尹放的话还没有说完,公孙云三人就感觉到天地之间猛然充斥着一股庞大并且精纯无比的力量,只这一下,公孙云就面如死灰,如果说刚才他只是推测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无比确定,对方真是来自于那个地方。

     “唉。”一声长叹,却像山洪暴发一般,不停冲撞着公孙云三人的心魂,他们三人几乎都已经是凝意强者,就算在战武帝国之中也是可以横着走的存在,可是仅仅是那一声长叹,这三人竟然齐刷刷地跪了下来,原本坚实的地面也出现了道道皲裂。顷刻之间,不远处尹放刚刚逃出来的那片丛林已经全部毁灭,就连一点点绿色都见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