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宰相讲故事
    看尹放只是一脸杀意地看着他却并不说话,公孙云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依旧自顾自地说道:“我和你讲一个故事吧,你听了这个故事就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了。”公孙云说着,还瞥了尹放一眼,但是尹放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依旧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公孙云也丝毫不以为意,继续淡淡地说着。

     “曾经有一个大将军,他膝下有两个儿子,长子自幼身体孱弱,但是却机智过人,而小儿子虽然智力比不上老大,却也是威武雄壮,武道天赋更是惊人,十八岁就已经是塑心境一阶的修炼者,这个大将军对于这个小儿子器重无比,而对于自己的大儿子却是格外严厉,稍不注意就又打又骂,大将军的长子先天不足,却硬生生地被大将军打成了塑心境修炼者,那个时候,他的大儿子也不过20岁而已,能够以那样的衰弱体质在弱冠之年就成为塑心境高手,天赋可以说也不错了。本来大儿子以为晋升塑心境之后,会得到自己父亲的一点点父爱,但是没成想,父亲对他依旧对他不满意,甚至为了一件小事,他就把大儿子逐出了将军府,同时那个从小一直听大儿子话的小儿子也翻脸不认人,四处找人害自己的大哥,多少次,大儿子在睡梦中醒来,接着就是无休止地追杀,这样的追杀一直持续了五年,在追杀的岁月里,大儿子原本孱弱的身体逐渐得到锻炼,最后甚至成为塑心巅峰强者。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突然得知了一个消息,敌国倾尽五十万大军,将大将军和他的小儿子围了起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儿子心里却没有一点感觉,这么多年来一直被追杀的日子,已经让他对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再没了一点感情。”说道这里,公孙云也是顿了顿,接着便开口问道:“尹放,如果是你是那个大儿子,你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公孙云的话让尹放立刻陷入沉思,尹放虽然恨公孙云,但是却不反感他的问题,甚至听了公孙云的故事,他对这个故事中的大儿子有一些同情,作为一个天生身体孱弱的儿子,这个大儿子拼尽全力无非就是希望得到自己父亲的一句赞赏,可是父亲却并没有赞赏他,反而对他依旧动辄打骂,作为一个儿子,可以说这是最痛苦的事情了;同时自己的弟弟也丝毫不关心自己,反而不断派人追杀自己,这又是为人兄最悲哀的地方,有哪一个哥哥不疼自己的弟弟呢?可是自己的这个弟弟竟然这样对自己,这个大儿子又怎么不会心痛?连续五年,每天都处在追杀之中,而这些追杀之人竟然都来自于自己的弟弟手下,这让自己又怎么渡过这五年?身体的伤害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五年内一次次地心伤,尹放不知不觉就把自己当做了那个大儿子,结果他发现如果自己设身处地的话,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于是他缓缓地抬起头,低声的说道:“如果是我,我想我也没有办法原谅那样的父亲和弟弟。”

     话音刚落,尹放只见到公孙云的肩头一震,脸色也变得苍白,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淡然,又接着说道:“没错,这个大儿子就像你说的那样,他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有不弱的实力,却依旧没有出手帮助自己的父亲和弟弟。最终,大将军和他的小儿子以身殉国,而敌国则一路前进,最终覆灭了大将军一生守护的帝国,而大儿子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却没有任何动作。”

     故事说到这里,尹放也不自觉地抬起头看着公孙云,可是公孙云的表情依旧是那么风轻云淡,看不出一点点的其他感情,尹放索性不再看公孙云,静静地想要听公孙云想要说什么。

     果然,公孙云又一次开口了:“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大儿子救下了大将军的两个副将,从他们口中,大儿子得知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原来大将军早就知道自己会有此劫,而那个时候,作为父亲的他只想保住自己的儿子,但是不管大将军怎么思索,他只能保住一个儿子,也就是那个时候,小儿子突然知道了这件事,于是他果断将活下去的机会让给了自己的哥哥。之后,这个弟弟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突然对自己的哥哥狠毒起来,为了把戏做的更像,他们派了一大批杀手追杀大儿子,追杀整整持续了五年,直到敌国来袭。正是因为那五年的追杀,大儿子活了下来,而大将军和小儿子却死在了战场上,他们不得不死,因为出手对付他们的还有当时的皇室。原来,皇室一直忌惮大将军的权势,才设计了这一次的计划,为了诛杀大将军,皇室精心策划了七年,可到头来,皇室也为别人做了嫁妆,敌国将计就计,顺手覆灭了这个国家。”

     说到这里,公孙云又一次停了下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又一次说道:“直到这个时候,这个大儿子才知道一直以来追杀自己的父亲和弟弟才是最爱自己的人,你说如果是你,那个时候会是什么心情?”公孙云眼神灼灼地盯着尹放,似乎想要看透尹放一般。

     尹放也没想到故事的结局竟然会是这样,更没想到公孙云会在这个时候问自己。是啊,如果我是这个大儿子,知道真相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自己咬牙切齿痛恨了五年的人竟然为自己默默地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更夸张的是,在他们遭遇险境的时候,自己明明有一定的实力,却因为那所谓的仇恨没有出手相助,眼睁睁地看着对自己最好的人死去,这又是何等地痛苦?想到这里,尹放只觉得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但是看了看公孙云的表现,尹放又想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接着强忍着心中的不平静说道:“我会恨。”尹放的话音一出,他就看见公孙云那一直平淡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潮红,嘴角也似乎勾勒出一点弧度,那是想要微笑的标志。

     “我会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发现这个道理,还自诩机智过人,却连父亲的苦心都没有发现,我会亲自到父亲和弟弟的墓前向他们跪下请罪。”可是尹放接下来的话却让公孙云那即将出现的笑容消失了,他语气几乎颤抖地问道:“为什么你会这么想?你不想要报仇吗?”

     “找谁报仇,你不是说皇室已经被灭了吗?”

     “除了皇室,还有敌国啊,如果不是他们,我父亲和弟弟又怎……”说到这里,公孙云却是不自觉地停下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而黑龙和黑虎两人此刻也是一脸杀机地看着尹放,似乎只要公孙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出手格杀尹放,空气之间一股叫做杀意的东西四处弥漫。

     黑龙和黑虎到底是凝意四阶的高手,就算单纯是杀意,都不是尹放这一个塑心五阶的修炼者能够承受的,仅仅这么片刻时间,尹放便已经大汗淋漓,青筋暴起,他艰难地开口说道:“咳咳,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就是隆武帝国京南大将军公孙烈风的嫡长子公孙禄吧,而隆武帝国左将军公孙力便是你的亲弟弟吧,你刚才说的其实就是你自己的故事吧,公孙禄?而这两位就应该是当年京南大将军手下六大副将其中的两位吧,不知道两位的名号是?”

     一听这话,黑龙和黑虎杀机更盛,但是此刻公孙云却突然摆了摆手,周围冲天的杀意立刻便消失无踪,接着公孙云淡淡地说道:“看来尹小王爷不仅武力过人,智谋也丝毫不差啊。没错,在下正是隆武帝国京南大将军公孙梦龙长子公孙禄!这两位一个是当年我父亲帐下名震一时的黑虎铁手顾天虎和穿云刀百里方。”

     “怪不得,公孙大人真是良苦用心啊,顾天虎当年以一招裂虎摧心掌名动一时,可是谁又会想到当年这位虎将此刻却改名叫黑龙,而穿云刀百里方却成了黑虎,这样一来,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公孙大人的护卫竟然会是隆武遗臣。”

     听到尹放的分析,公孙云笑容更甚,随即又是脸色阴沉地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要一直找你父亲尹天阳的麻烦,还有为什么黑龙为什么会那么对待方化龙了吧。”

     尹放很自然地点了点头,事情说到现在,尹放自然知道为什么这个公孙相爷会一直和自己的父亲作对,因为当年导致隆武帝国被灭的两位名将其中一个就是自己的父亲盖世王尹天阳,而另一个就是刚刚殒命的方化龙。不过他心里还是充满了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堂堂战武帝国的宰相竟然是隆武帝国的名将之后,同时他也能理解为什么黑龙会那样对待方化龙了,因为据说当年的黑虎铁手顾天虎就是死在骑兵都统方化龙手里,方化龙也是因为当年的一战最后成为了战武帝国的骠骑将军,还得到了顾天虎的成名绝技裂虎摧心掌,顾天虎又岂能不恨他?

     “既然这样,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把这一切告诉我?”尹放也已经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但是他心里还是有着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公孙云会把这一切告诉他?